台灣尋人網
台灣尋人網尋人服務、尋人方法
台灣尋人網
尋人公司
尋人調查客服專線
尋人方法和管道
 
現在位置:尋人網首頁 > 尋人新聞
 
萬里尋人:母親苦尋遭前夫賣掉的兒子二十載

有這樣一位母親,她孤身一人背井離鄉,從廣西到廣東尋找被前夫賣掉的小兒子。近20年過去了,她當過保姆、要過飯,曆盡艱辛,但始終沒有放棄。

“我是廣西柳江縣的李文姣,我在尋找20年前被前夫賣掉的小兒子……我的兒子有可能被賣到廣東湛江,希望你們羊城晚報記者能幫一幫我……”19日,這位被失子之痛折磨了20年的母親向羊城晚報記者求助。

離家半年兒子被賣

20年前,廣西壯族自治區宜州市石別鄉四合屯。年輕的李文姣生育了兩個兒子,大兒子4歲,叫李文(化名),兩歲的小兒子當時還未取名,只喚作“老二”。本應幸福美滿的家庭卻因為她前夫李進(化名)嗜酒如命,鬧得雞犬不寧。當前夫沒有酒喝時,常常不由分說就把她打得趴在地上,幾天動彈不得。

李文姣想要離婚,但前夫表示無所謂,只是說兩個兒子和家堛漯F西她一樣都別想拿走,如果想要,就留下一條腿。她難捨兒子,又鬥不過前夫,只好天天抹淚,心堭儔懇菬潃茖鄐l,走出家門,去了宜州給人當保姆。

可是,不到半年,她聽村堣H說,小兒子被她前夫賣了。俗話說,虎毒不食子。李文姣不敢相信,前夫再狠也不至於賣掉自己的兒子吧?她慌忙趕回老家,果然,小兒子不見了!她找前夫拼命,前夫喝得東倒西歪,滿嘴噴著酒氣:“關你屁事!兒子是我的,我想怎樣就怎樣!”

尋遍湛江大街小巷

兒子是娘的心頭肉。李文姣四處找人打聽,終於有人告訴她,“老二”被湛江那邊的人領走了。一想起只有兩歲的“老二”去向不明,李文姣坐立不安。1991年冬,她決定去湛江找兒子,沒想到這一找就是近20年。

第一次來到陌生的湛江時,李文姣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找兒子。她寫了一張又一張的尋人啟事,一條條街道去張貼:“我來自廣西宜州,有一個小兒子兩歲左右,被人拐賣到這裡,有知情者請打我的手機13517628143,感激不盡!”她知道這樣不好,污染城市環境。“但我沒辦法,真的想不到其他的辦法了。”

很快,身上的錢用光了。沒錢吃飯,她只好給人做保姆。晚上下班後,她便開始找兒子。

李文姣走遍了湛江每條大街小巷,她一般向老人打聽,附近是否有人接養過男孩。每次開口她都忍不住淚如雨下,每次都是找到三更半夜失望而歸。

有不少人替她擔憂:“一些被賣掉的孩子,如果遇到歹人,他們會把孩子故意弄殘再放在街上行乞,以博取同情心掙錢。”李文姣聽得心驚肉跳,更加迫切要找回小兒子。

為尋兒每天去“偷窺”

一天,李文姣在街上遠遠地看到一個跟“老二”差不多大的殘疾男孩席地而坐,連忙奔了過去,跪在地上仔細辨認,結果不是“老二”,她情不自禁地摟住那個孩子失聲痛哭。當時,別人以為她是瘋子。

還有一次,李文姣找了整整一天,疲憊不堪,腳步都抬不起來。突然,她看見一小區門口坐著一個三兩歲男孩,模樣很像她兒子,長得一樣個子,她產生一種幻覺,以為就是“老二”,連忙叫著兒子的名字奔了過去。那孩子被嚇得哇哇大哭,孩子的母親發現後從旁邊衝過去,大聲呵斥:“你想幹什麼?!你想幹什麼?!”

當李文姣一下清醒過來時,連忙道歉。她一邊流著淚,一邊訴說著自己的遭遇,終於得到了諒解。

然而,並非人人都能諒解李文姣。為了尋找兒子,她走街串巷,常常從門縫中偷窺別人家的孩子。被發現後,往往引起主人的不滿。最令她刻骨銘心的一次是到郊區尋找兒子時,正從門縫中偷窺別人家的孩子,突然被人發現,主人誤以為李文姣企圖偷東西,立即放狗追趕,她本能地拼命逃,一直跑到自己跑不動了才敢回頭看一眼。此時,她已經跑到了野外。

為了“老二”拆散新家

一個人在湛江,李文姣覺得非常孤獨,有時替人家當清潔婦,別人嫌她心不在焉,經常遭到解雇。沒有工作,沒錢吃飯,沒地方睡覺,她就在街頭過夜。餓極了,向路人討點東西吃。沒討著東西時,偶爾也撿一些別人吃剩的食物充饑。

李文姣在湛江一無所獲,隨後又到了廣西柳州與廣東交界的幾個城市來回尋找,還是失望而歸。她只好返回老家,想哀求前夫告訴真相:兒子究竟被賣去哪了?誰料前夫早已因為過失殺人,被判了無期徒刑。李文姣要找到小兒子的希望更加渺茫了。

後來,李文姣流落到柳江縣打工,結識了一個男人,未婚生下一男一女。男友要跟她結婚,她堅持要等找到“老二”才能辦事。每年打工攢夠一筆錢後,李文姣都要去找兒子。

新家顧不了,男友苦苦相勸,絲毫不能動搖她尋兒的念頭。兩人的感情越走越遠。最近,她主動解散了這個“家庭”,又一次凈身出戶。

李文姣說,跟男友生下的兩個孩子已經長大,她心無挂礙,可以全心全意去找“老二”了。最近有一個湛江人聯繫她說,多年以前去廣西打工時,有一個湛江坡頭鎮的老鄉曾經告訴他在廣西買了一個孩子,他將回去調查清楚,有更多的情況再通知李文姣。

李文姣哽咽道:“作為一個母親,我對兒子無法割捨。現在可能他已經長大成人,就算他對我沒有一點感情,但我一定要見到他,即便耗上我的餘生。”

唯一心願

再見兒子一面聽他叫一聲媽

“我現在在柳州打工,每月才600元,其中要用100元去租房子住。我平時很節省,手上存了一點錢就去找兒子。”昨天,羊城晚報記者向李文姣了解其近況時她說。

“我艱辛尋子,20年來不知流了幾多淚,也不知道他是否還活在世上?我只有一個心願:就是此生能見到他,確認他還活在這世上,聽見他叫我一聲媽就行了。他如活著的話,也已經長大了,有自己的想法,我找他不是想要回他。希望通過你們媒體,告訴他的養父母不要介意,不管過去是買還是送的,大膽地讓孩子出來認親娘,讓孩子明白自己的身世。”

昨天,記者從當地警方獲悉,他們已經開始調查李進販賣兒子一案,目前得到一些線索。近日民警將去監獄提審李進,希望拿到確鑿證據,幫助李文姣早日找到小兒子。

狠心父親 至今不說兒子去向

為了尋找“老二”的下落,近日,李文姣趕到廣西英山監獄見了分別20年的前夫李進。李文姣尚未開口,已經哽咽難語。

20年前,李進因為過失殺人被判無期徒刑。李文姣以為經過長期的勞動改造,李進應該對人生有所悔悟,也應該坦誠地告訴她小兒子被賣的真相。可是,令她意想不到的是,李進依舊橫蠻,面對她的苦苦哀求,他要麼沉默,要麼推諉。

“求求你告訴我,當年你把兒子帶到什麼地方去了?交給誰了?”李文姣一邊抹淚,一邊小心翼翼地問。

“時間太久了,不記得了!”李進說。

“這麼重要的事情,你肯定記得起來,求你告訴我吧!如果我能找回兒子,一定帶他們兄弟倆來看你……”然而,李進仍然無動於衷。他埋怨,20年來,沒有一個人看過他,也沒有給過他錢用。李文姣連忙從口袋媞N出100元錢遞給他。

30分鐘會面時間很快過去,李進最後說,讓李文姣給他寫信,他會在信媞C慢告訴她小兒子的去向。

這時,李文姣腳都軟了,心也碎了,李進明顯是在耍她。走出會面室,她一直坐在監獄外面發呆,直到下午,她才一路心痛,一路眼淚地搭車回到柳州。

重情哥哥

赴湛江打工找弟弟

5年前,李文姣的大兒子李文也來到了湛江打工。他說,一是為了生活,其次是為了找弟弟。記者撥通了他的電話,他憶起20年前的往事。

那時他5歲,弟弟才兩歲。父母離婚後,父親依舊天天酗酒,把家堶錢的東西全部換酒喝了。兄弟倆天天餓肚子,有的親戚看不過眼,施捨他們一些飯食。父親從來不幹活,親戚的施捨也有限度,他只好帶著兄弟倆去討飯。

大概是1990年的冬天,那天晚上很冷,還下著雨。父親討回一些吃的,然後跟兄弟倆說,要把“老二”送人。李文還很懵懂,不知道父親想幹什麼。

次日清晨,父親便帶著弟弟走了,從此再也沒見過面。

李文說,弟弟那時還不太會說話,只會叫爸爸、媽媽和哥哥。走起路來搖搖晃晃,他經常背著弟弟去外邊玩耍…

尋人新聞
 
台灣尋人網

專業尋人•找人•查址諮詢專線 TEL:0800-020-616
copyright since 2010 Powered by 台灣尋人網 All rights reserved